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欢迎来到国岛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海南国岛律师事务所

---------------------国岛律师树立新口碑---------------------专注法律48年|追求真相|遵守法则----------------------证据是最好的证明----------------------

全国服务热线:0898-65957779

其他页广告

蔡兴春律师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案缓刑成功辩护

责任编辑:system发表时间:2018-05-24

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2)海中法刑终字第7 6号

原公诉机关海口市秀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符世辉,男,1968年8月9日出生于

海南省海口市,汉族,初中文化,原系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村民委员会副主任,家住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19号。因涉嫌犯受贿罪分别于2010年1月5日、10月19日、2 011年10月19日被取保候审,2012年3月1日被收押,现羁押于海口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吴永群,海南大弘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符世庄,男,1963年12月18日出生于海南省海口市,汉族,高中文化,原系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村民委员会党支部委员,家住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8 7号。因涉嫌犯受贿罪分别于2010年1月5日、10月19日、2011年10月19日被取保候审,2 012年3月1日被收押,现羁押于海口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仕强,海南大弘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育长,男,1967年3月14日出生于海南省海口市,汉族,高中文化,原系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村民委员会委员,家住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37号。因涉嫌犯受贿罪分别于2010年1月5日、10月19日、2011年10月19日被取保候审,2012年3月1日被收押,2012年5月8日因病被取保候审。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燕菊,女,1973年5月4日出生于海南省海口市,汉族,高中文化,原系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村民委员会妇女主任,家住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7 8号。因涉嫌犯受贿罪分别于2010年1月5日、10月19日、2011年10月19日被取保候审,2012年3月1日被收押,现羁押于海口市第二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任章,男,1961年10月16日出生于海南省海口市,汉族,高中文化,原系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民委员会副主任,家住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95号。因涉嫌犯受贿罪分别于2010年1月5日、2011年1月5日被取保候审,2012年1月4日被监视居住,2012年3月1日被收押,现羁押于海口市第一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诗源,男,1954年7月27日出生于海南省海口市,汉族,初中文化,原系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民委员会计划生育专职干事,家住海日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33号。因涉嫌犯受贿罪分别于2010年1月5日、2011年1月5日被取保候审,2012年1月4日被监视居住,2012年3月1日被收押,现羁押于海口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李本华,海南大弘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宏强,曾用名王发禄,男,1961年2月18日出生于海南省海口市,汉族,高中文化,原系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民委员会委员,家住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179号。因涉嫌犯受贿罪分别于2010年1月5日、2011年1月5日被取保候审,2012年1月4日被监视居住,2012年3月1日被收押,现羁押于海口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蔡兴春,海南国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王信章,男,1943年5月21日出生于海南省海口市,汉族,初中文化,原系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民委员会党支部副书记,家住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荣山寮村128号。因涉嫌犯受贿罪分别于2010年1月5日、2011年1月5日被取保候审,2012年1月5日被监视居住。

海口市秀英区人民法院审理海口市秀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王信章犯受贿罪一案,于2012年3月1日作出(2011)秀刑初字第19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海口市人民检察院指汲检察员陈皇新、代理检察员徐贺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符世辉及其辩护人吴永群,上诉人符世庄及其辩护人王仕强,上诉人林诗源及其辩护人李本华,上诉人王宏强及其辩护人蔡兴春,上诉人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原审被告人王信章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02年11月,粤海铁路有限责任公司在建火车轮渡南港码头时,为了确保粤海铁路轮渡航道正常安全通航,海口市人民政府对荣山寮村渔民放置在轮渡航道内的定置网进行清除。为对在航道海域从事渔业生产的荣山寮村渔民进行补偿和转产安置,海口市人民政府决定以协议出让的方式将位于海口市滨海大道北侧、新海派出所对面的4. 6667公顷(7 0亩)国有建设用地作为给荣山寮村的安置补偿用地。因荣山寮村无能力缴纳该宗土地出让金,由海口市财政局拨付清航补偿款8750016元,作为土地出让金再缴入国库。2006年10月31日,荣山寮村委会取得土地证号为海口市国用(2006)第006673号、第006675号的两宗面积共计70亩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土地用途为餐饮、旅馆业用地,土地使用权出让年限为40年。

2007年5月,经荣山寮村委会干部以及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将上述两宗土地的使用权和海南蕙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蕙丰公司)合作。6月8日,时任荣山寮村委会主任的王录庄(另案处理)代表荣山寮村委会与蕙丰公司的负责人吴礼颜签订了一份《合作合同》,合同约定,双方合作开发该70亩土地用于建设荣山寮度假村,荣山寮村委金以上述两宗土地的使用权作为合作投入,蕙丰公司负责项目资金。之后,经荣山寮村委会干部和村民代表讨论决定,以每亩21万元的价格将该70亩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给蕙丰公司。为了便于办理土地使用权的转让手续,经荣山寮村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成立海南耀鑫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耀鑫公司),王录庄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并决定将该70亩国有土地使用权变更到耀鑫公司名下。7月28日,荣山寮村村民代表大会表决同意授权王录庄与蕙丰公司签订耀鑫公司股权转让合同。次日,王录庄代表荣山寮村委会与蕙丰公司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荣山寮村委会所持有的耀鑫公司的股权,以1470万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蕙丰公司,在将上述两宗土地的使用权登记到耀鑫公司名下之日股权过户到蕙丰公司名下。2008年3月13日,海口市国土局根据荣山寮村委会和耀鑫公司的申请将上述两宗土地的使用权变更至耀鑫公司名下。之后,蕙丰公司以每亩5 5万元的价格将7 0亩土地转让给苏立阳、韩靓。

2007年6月至2008年4月,蕙丰公司陆续将1470万元付给荣山寮村委会。在《合作合同》签订后,经与符世平(荣山寮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另案处理)合谋,2007年6月,王录庄到吴礼颜位于海口市龙华路太阳城酒店8楼的办公室,向吴礼颜提出购买该村土地需要另外支付该村全部村干部好处费的要求。吴礼颜表示同意,并与王录庄约定给全体村干部好处费500万元,后吴礼颜依约将500万元陆续以转账和现金方式支付给王录庄。收到该500万元好处费后,王录庄分给符世平200万元,分给符世辉、符世庄、阵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等七名村干部,每人各9万元,分给王信章5万元,其余232万元由王录庄个人占有。

另查明,被告人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王信章于2010年1月5日向检察机关投案,并相继将各自收受的赃款全部上缴检察机关。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1、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投案书、取保候审决定书,证实:被告人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王信章于2010年1月5日向检察机关投案,检察机关于同日立案侦查,并对八被告人取保候审。

2、证人证言

(1)证人吴礼颜的证言,证实:2007年5月或6月,其听说荣山寮村委会有70亩土地要卖,其也想购买这块地,就去找该村主任王录庄,因国有土地不能自由转让,办理相关手续也比较麻烦,其与王录庄商量用与荣山寮村委会合作的方式利用土地,王录庄提出每亩21万元的价格,但要给荣山寮村委会所有干部500万元好处费,其同意王录庄提出的条件。6月,其以蕙丰公司的名义与荣山寮村委会签订一份合作合同。7月,王录庄对其说村民想直接将土地卖给其,其表示同意。但因为国有土地不能自由转让,可以以公司股份转让的方式来操作。荣山寮村委会成立耀鑫公司并将这70亩土地过户到该公司名下。7月29日,其以蕙丰公司的名义与村委会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耀鑫公司的股份以1470万元转让给蕙丰公司,每亩土地的价格是21万元,实际上将荣山寮村70亩土地卖给了蕙丰公司。协议筌订后,其以蕙丰公司的名义将450万元支付给荣山寮村委会,后其又以每亩55万元的价格将70亩土地转让给苏立阳,收到转让土地款之后将1020万元支付给荣山寮村委会。

合同签订之后,其陆续给了王录庄258万元现金。2008年3月27日,王录庄到其公司在太阳城8楼的办公室,将王录深和符民章(符世平的父亲)两个银行账号给其,让其将剩下钱转到这两个账户里,同日,其将112万元转入王录庄的弟弟王录深的账户,将130万元转入符民章的账户里。这500万元是其给王录庄和村干部的好处费。

(2)证人王录深的证言,证实:王录庄用其身份证在建设银行开立的账户一直都是由王录庄使用。2007年王录庄叫其送给王信章5万元。

(3)证人苏立阳的证言,证实:2008年初,其与吴礼颜商定以每亩55万元的价格购买荣山寮村委会的70亩土地,所有的手续由吴礼颜办理。吴礼颜以蕙丰公司的名义购买了荣山寮村委会成立的耀鑫公司的股权,即购买了该70亩土地。由吴礼颜起草协议书,协议三方是耀鑫公司、蕙丰公司、其和韩靓。协议签订后,由吴礼颜办理将股权从耀鑫公司变更到其和韩靓名下,其总共付3790万元给吴礼颜。在购买土地过程中,其从没有与荣山寮村委会的干部接触过。

3、中国共产党海口市秀英区西秀镇委员会证明及户籍材料,证实:王录庄从2001年8月至案发任荣山寮村委会主任;符世平从2005年5月至案发任荣山寮村委会党支部书记;被告人符世辉从2001年8月至案发任荣山察村委会副主任;被告人符世庄、王宏强从2004年12月至案发分别任荣山寮村委会党支部委员、村委会委员;被告人陈育长从1992年6月至案发任荣山寮村委会委员;被告人王任章、陈燕菊从2001年8月至2007年9月分别任荣山寮村委会副主任、妇女主任;被告人林诗源从2004年9月至2 007年9月任荣山寮村委会计划生育专职干事;被告人王信章从2005年5月至2007年9月任荣山寮村委会党支部副书记;八被告人均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4、物证、书证

  (1)海口市人民政府海府报[2003] 45号文件、海秀府函[2003】57号文件、海口市国土资源局市国土用[2003] 564号文件、海口市秀英区人民政府秀府[2004] 76号及89号文件、海口市人民政府海府报[2005]186号文件、海南省国土环境资源厅琼土环资函[2006] 62号复函、海口市国土环境资源局市土环资用字[2006] 217号文件及759号复函、海口市财政局海财预[2006] 464号文件,证实:2002年11月,为确保粤海铁路轮渡航道正常安全通航,海口市人民政府对秀英区荣山寮村、新海村渔民放置在航道内的定置网进行清理,为对在航道海域从事渔业生产的荣山寮村渔民进行补偿和转产安置,海口市人民政府决定以协议出让的方式将位于海口市滨海大道北侧、新海派出所对面的4. 6667公顷(70亩)国有建设用地作为给荣山寮村的安置补偿用地,土地用途为旅游用地,土地使用权出让午限为40年,出让土地价格补偿标准为12.5万元/亩。因荣山寮村无能力缴纳土地出让金,由海口市财政局从土地出让金中拨付清航补偿款8750016元,作为该宗土地出让金再缴入国库。同时要求荣山寮村用地时必须严格按《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条款执行。

(2)海口市土地使用权申报、审批、登记、发证表,国有土地使用权登记卡、使用权证、使用权出让合同,证实:荣山寮村委会于2006年1 0月3 1日取得面积为26302. 35M2和面积为20364.67 M2(两宗地的证号分别为海口市国用( 2006)第006673号、第006675号)两宗土地的使用权。两宗土地作为市政府对粤海铁路轮渡清航补偿,出让金共计8750016元由市政府代缴。土地用途为餐饮、旅馆业用地,土地使用权出让年限为4 0年。根据《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取得出让土地使用权后,有权将合同项下的全部或部分土地使用权转让、出租、抵押,但首次转让土地使用权应依照合同约定进行投资开发,完成开发投资总额的250以上。土地使用权转让、出租、抵押的,双方应在相应的合同签订之日起30日内,持本合同和相应的转让、出租、抵押合同及《国有土地使用证》,到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办理土地登记。

( 3)荣山寮村农户浮位航道内占用补偿对兑表、荣山寮村委会村民代表大会表决书、荣山寮村委会会议记录及公告、合作合同、申请书、股权转让协议、章程修正案、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变更登记通知书、注册号变换证明、荣山寮村委会承诺书、市国土局重大事项集体会审表、国有土地使用证、海口市士地使用权申报、审核、登记、发证表、市国土局市土环资籍字[2009] 370号文件、耀鑫公司股东会议纪要、关于请求协助办理股权转让手续的函,证实:①2005年11月15日至2007年5月23日,王录庄、王任章、王宏强协助荣山寮村委会向村民发放浮位补偿款。②2007年5月10日和26日,经荣山寮村委会干部及村民代表会议决定将该村名下的海口市国用(2006)第006673号、第006675号两宗土地和蕙丰公司联营合作,并于6月8日予以公告。6月8日,荣山寮村委会与蕙丰公司签订合作荣山度假村的合同,约定荣山寮村以上述土地作为合作投入,蕙丰公司负责项目资金。7月,荣山寮村委会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为解决联营合作的问题,成立耀鑫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录庄。超过三分之二的村民代表表决同意将该村委会名下的上述两宗土地的使用权办理至耀鑫公司名下。7月28日,荣山寮村村民代表大会表决同意授权王录庄签订耀鑫公司股权转让合同。29日,王录庄代表荣山寮村委与蕙丰公司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约定荣山寮村委将所持有的耀鑫公司100%股权(价值1470万元)转让给蕙丰公司,在将上述两宗土地的使用权登记到耀鑫公司名下之日股权过户到蕙丰公司名下。2008年3月13日,上述两宗土地的使用权人更名为耀鑫公司。2009年7月15日,海口市国土局出具情况说明:因荣山寮村没有开发资质,该村在市工商局注册成立由本村控股的耀鑫公司。2007年该村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有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同意将上述两宗土地登记在村委会成立的耀鑫公司名下,同时该村向市国土局提出更名申请。2008年3月5日经国土局集体会审认为,土述更名行为符合《土地登记办法》的规定,可办理变更登记手续。该局将两宗土地更名登记在耀鑫公司名下。③2008年3月20日,耀鑫公司股东会议同意股东荣山寮村委会将持有的耀鑫公司股权转让给苏立阳、韩靓各50%,荣山寮村委不再持有耀鑫公司的股权,免去王录庄法定代表人职务,苏立阳为法定代表人。21日,蕙丰公司以将受让耀鑫公司100%股权转让给蕙丰公司为简化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为由,要求荣山寮村委会在办理工商变更手续时,股东直接由荣山寮村委会变更为苏立阳和韩靓。

(4)工商登记资料,证实:蕙丰公司于2001年3月14日登记成立,董事长为吴礼颜。耀鑫公司于2007年7月10日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为王录庄,股东为荣山寮村委会和周耀燎。2008年3月20日,耀鑫公司股东由荣山寮村委会变更为苏立阳、韩靓,法定代表人变更为苏立阳。

(5)协助查询通知书及银行流水单、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系统专用凭证、海南省行政事业单位统一收款收据,证实:2008年3月24日至28日,吴礼颜从银行账户陆续支取500万元。3月27日,吴礼颜将112万元分三笔49万元、49万元、14万元转入户名为王录深,卡号为622700 3525800032753的建行账户,将130万元存入户名为符民章的银行账户。2007年6月8日至2008年6月26日,蕙丰公司先后将共1473.9876万元转入荣山寮村委会的银行账户。2008年5月9日,荣山寮村委会出具一份收据,内容为“收到耀鑫公司股权转让款1470万元”。

 (6)海南省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证实:2010年1月5日,符世辉、符世庄各遐还赃款9万元;1月5日、12日陈育长分别退还赃款4.6万元、4.4万元;1月7日、12日、15日陈燕菊共退还赃款9万元;1月6日,王任章、林诗源、王信章分别退还赃款9万元、9万元、5万元;1月7日,王宏强退还赃款9万元。

5、同案犯王录庄的供述,其供认:2007年5月或6月,吴礼颜说要买荣山寮村委会的7 0亩土地,出价每亩2 1万元,总价1470万元。荣山寮村委会召开村民代表会议通过决定,将土地卖给吴礼颜。刚开始村委会想与吴礼颜的公司一起合作开发这块土 地并签了一份合作合同,后来村民不同意,就和吴礼颜商量直接将地卖给他。因土地不能直接买卖,为方便操作,以村委会的名义注册耀鑫公司并将70亩土地过户到该公司名下。耀鑫公司的股东是荣山寮村委会和一个自然人股东周耀燎,周耀燎是吴礼颜找来的,没有出资但占公司10%的股份,之后,周耀燎退股。7月,其代表荣山寮村委会与蕙丰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耀鑫公司100Vo的股权即将70亩土地卖给蕙丰公司。签订合同、协议都召开村委会会议。

在签订合作合同时,其到吴礼颜在龙华路的太阳城酒店的办公室跟吴礼颜谈,如果吴礼颜要购买这7 0亩土地还需要给村委会全体干部好处费,吴礼颜答应给5 0 0万元好处费。其从吴礼颜处陆续拿走2 5 8万元现金,自己留约89万元,分给符世平7 0万元,分给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宏强、林诗源、王任章七名村干部每人9万元,都由其来发现金,给钱的时候都只有其和拿钱的那个干部在场,其让弟弟王录深拿5万元交给村干部王信章,衬干部都知道这些钱是吴礼颜购买村里的土地给的好处费。剩下2 4 2万元,吴礼颜通过转账方式分别付给其1 1 2万元,给符世平1 3 0万元。其总共得到200多万元好处费,符世平分得2 0 0万元好处费。当时卖地给吴礼颜时,其和符世平商量从吴礼颜处拿500万元的好处费,只有其和符世平知道吴礼颜给村委会5 0 0万元好处费。这5 00万元的好处费都是由其向吴礼颜要的。

   6、被告人的供述

   (1)被告人符世辉的供述,其供认:为尽快将补偿款发到村民手里,荣山寮村委会经过讨论决定将政府补偿的70亩土地转让。后村委会主任王录庄找到蕙丰公司,价格是每亩2 1万元,并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荣山寮村委会经过讨论决定成立耀鑫公司,将该7 0亩土地从荣山寮村委会过户到耀鑫公司名下,再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将股份转让给蕙丰公司,70亩土地最终以每亩2 1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蕙丰公司。2 0 0 7年7月或8月左右的一天,王录庄在海口市海旬岛五路金海岸酒店旁边的加油站交给其8万元,之后又交给其1万元,其知道这是蕙丰公司为了感谢荣山寮村委会在出卖土地过程中给予的帮忙,给了村委干部一笔好处费,9万元是其分得的好处费。其不认识吴礼颜及蕙丰公司的人,卖土地的事都是王录庄出面和蕙丰公司商谈。

   (2)被告人符世庄的供述,其供认:2 00 7年初,荣山寮村委会主任王录庄召集村委委员和村民代表讨论将7 0亩土地转让给蕙丰公司,每亩2 1万元,总价1 4 7 0万元。经荣山寮村委会讨论通过土地转让的事,其在会上也投了赞成票,并在会议记录上签名。王录庄私下告诉其,将7 0盲土地转让给蕙丰公司后,他会给其几万元好处费。这70亩土地都是由王录庄具体操作转让的,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2 0 07年7月的一天,王录庄在海口市玉沙路椰海大酒店停车场交给其1万元;8月或9月的一天,王录庄在海口海秀路海南军区司令部门口交给其8万元。王录庄给这9万元时对其说这些钱是蕙丰公司为了感谢荣山寮村委会在出卖土地过程中给予的帮助,给了荣山寮村委会一笔好处费,这9万元是王录庄分给其的好处费。

   (3)被告人陈育长的供述,其供认:、2 0 0 7年6月或7月左右,由于粤海铁路征用了荣山寮村的土地,政府给荣山寮村划拨了一块7 0亩的土地作为补偿,为了尽快将补偿款发到村民手里,荣山寮村委会经过讨论,决定将这7 0亩土地转让出去,转让款作为补偿款发给村民。后来王录庄找到一位买家,并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7 0亩土地最终以每亩2 1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对方,谈判及相关的转让手续都是王录庄具体操作,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合同签订后,王录庄在玉沙路的椰海大酒店一楼大厅交给其好处费1万元。不久,王录庄在海口市滨海立交桥旁的海景湾大酒店门口交给其好处费8万元。其不清楚其他人有没有收到好处费。

   (4)被告人陈燕菊的供述,其供认:2 0 07年,村里将7 0亩土地以每亩2 1万元的价格卖给一个老板,其参加村里为卖地召开的会议。王录庄说过卖地的老板要给其喝茶的钱,后王录庄分两次一共给其9万元的好处费,王录庄给钱时对其说,这些钱是买地老板给的喝茶钱。王录庄给钱是因其是村干部,其当时不知道王录症是否也给钱给其他村干部。

   (5)被告人王任章的供述,其供认:2 00 7年,荣山寮村将70亩土地卖出后,王录庄先后共将9万元的好处费给其。其没有见过买地的老板,也不知道买地老板是谁,都是王录庄具体操作。转让荣山寮村7 0亩土地是村委会干部和村民代表大会通过举手表决方式决定,其作为村委会副主任,也举手同意了,并在卖地协议上签名。在此之前,王录庄曾对其说,买地老板承诺土地成交后会给其好处费,这9万元是买地老板给的好处费。

   (6)被告人林诗源的供述,其供认:荣山寮村召开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向蕙丰公司转让70亩土地的议题,其作为村民代表参加这些会议。会上,所有村民代表都同意以每亩2 1万元的价格将7 0亩土地使用权转让给蕙丰公司。之后,王录庄先后共将9万元给其,王录庄对其说这些钱是转让土地的好处费。

   (7)被告人王宏强的供述,其供认:因粤海铁路要开发新航道,需要清理荣山寮村村民在海上的作业网具。海口市政府为了解决荣山寮村渔民的生活和转产,给荣山寮村划拨一块7 0亩的国有土地作为补偿。2 00 7年5月或6月,经过多次召开村委会、党总支两委会和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转让荣山寮村的这7 0亩土地,将土地转让款作为土地补偿款分发给村民。大约过了一个或两个月,王录庄召开村两委委员会议时提出,蕙丰公司有意买这7 0亩土地,问大家有什么意见,与会的委员都觉得如果出价合理,可以考虑将地转让给该公司。一段时间后,王录庄又告诉大家,蕙丰公司愿意以每亩21万元的价格购买这7 0亩土地,总价1 4 70万元,与会的委员表示同意并在会议记录上签名按手印。大约半个月后,荣山寮村召开村民代表大会,经表决同意以每亩2 1万元将7 0亩土地转让给蕙丰公司。6月左右,王录庄代表荣山寮村与蕙丰公司正式签订了转让土地合同,以每亩2 1万元的价格将7 0 亩土地转让给对方0 8月的一天晚上,王录庄约其在海口市玉沙路椰海大酒店喝茶时,送给其1万元,并说土地卖了,这些钱是 给其喝茶的。8月或9月的一天下午,王录庄约其喝茶,并将8 万元给其’又说给其喝茶的。王录庄为了感谢其对转让土地的支 持才分给其9万元。村委会委员没有见过蕙丰公司的人,其不清楚土地转让合同的协商、洽谈细节。

   (8)被告人王信章的供述,其供认:2 007年6月或7月的某日中午,王录庄的弟弟王录深将5万元给其。其知道这5万元与荣山寮村委会卖村里的7 0亩土地有关,是买地老板给的好处费,不是王录深给的钱。村委会干部和村民代表会议通过举手表 决的方式同意将7 0亩土地以·每亩2 1万元的价格卖给老板。其是村民代表,也举手同意了,并在卖地协议上签字并参与办理该地 土地证等事宜。

   原审判决认为,被告人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王信章身为荣山寮村委会干部,在村集体土地使用权转让的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均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其中,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各收受9万元,王信章收受5万元,八被告人收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均应依法予以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王信章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以支持,但指控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王信章犯受贿罪,指控的罪名不当,应予纠正。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王信章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认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处罚。鉴于八被告人在案发后主动向检察机关上缴了全部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王信章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依法可对其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及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遂判决:一、被告人符世辉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被告人符世庄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被告人陈育长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四、被告人陈燕菊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五、被告人王任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被告人林诗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七、被告人王宏强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八、被告人王信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九、被告人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王信章上缴的赃款共计68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符世辉不服,提出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称:符世辉系初犯,归案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并积极退赃9万元,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缓刑或免于刑事处罚。

原审被告人符世庄不服,提出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称:案发后符世庄向办案机关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并积极退赃9万元,请求二审法院适用缓刑。

原审被告人陈育长不服,提出上诉称:其系初犯,并具有自首情节,案发后积极退赃,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缓刑或免于刑事处 罚。

原审被告人陈燕菊不服,提出上诉称:其行为已构成犯罪,愿意接受法律制裁,但其具有自首情节,并积极全部退赃,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缓刑。

原审被告人王任章不服,提出上诉称:其行为已构成犯罪,愿意接受法律制裁,但其具有自首情节,并积极全部退赃,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缓刑。

原审被告人林诗源不服,提出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称:林诗源的行为已构成犯罪,愿意接受法律制裁,但具有自首情节,并积极全部退赃,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缓刑。

原审被告人王宏强不服,提出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称:王宏强具有自首情节,案发后,积极退还赃款9万元,依法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缓刑。

原审被告人王信章服判。

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员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鉴于各上诉人均具有自首情节,又全部退赃,建议二审法院从轻处罚。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及原审被告人王信章在 担任荣山寮村干部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中,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 林诗源、王宏强各收受9万元,王信章收受5万元的犯罪事实清楚。二审期间,上诉人符世辉及其辩护人,上诉人符世庄及其辩护人’上诉人王宏强及其辩护人,上诉人陈育长,上诉人林诗源的辩护人,原审被告人王信章,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员均未提出 新的证据,本院对原审判决中认定的事实和列举的证据予以确认。

 上诉人林诗源、陈燕菊、王任章向本院提交认罪书,以证实林诗源、陈燕菊、王任章认为自己的行为已构成犯罪,请求二审法院 从轻处罚’适用缓刑。经质证,出庭的检察员认为,各上诉人均自愿认罪,并具有自首、全部退赃的从轻量刑情节,建议二审法院从轻处罚。该认罪书与本案有关联,能够证实林诗源、陈燕菊、 王任章具有悔罪表现,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及原审被告人王信章身为村干部,在村集体土地使用权转让的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中,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各收受9万元,王信章收受5万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依法应予惩处。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王信章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认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从轻处罚;案发后,上述八人主动退赃,可酌情从轻处罚。鉴于各上诉人均具有自首情节,又自愿认罪,且全部退还赃款,具有一定的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对各上诉人可以宣告缓刑。故各上诉人的上诉意见有理,予以采纳。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员对各上诉人从轻处罚的检察意见有理,应予采纳。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中华人民

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海口市秀英区人民法院(2012)秀刑初字第1 9号刑事判决第八、九项,即被告人王信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被告人符世辉、符世庄、陈育长、陈燕菊、王任章、林诗源、王宏强、王信章上缴的赃款共计人民币6 8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二、撤销海口市秀英区人民法院(2012)秀刑初字第1 9号刑事判决第一、二、三、四、五、六、七项,即被告人符世辉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符世庄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陈育长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陈燕菊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王任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林诗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王宏强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三、上诉人符世辉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四、上诉人符世庄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五、上诉人陈育长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六、上诉人陈燕菊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七、上诉人王任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八、上诉人林诗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九、上诉人王宏强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欧丽珍

代理审判员    刘开廷

代理审判员    秦恩轩

 二0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  尧


案例见证中心

联系我们

海南国岛律师事务所

地址:海口市龙昆南路146号城西商务中心1601室

电话:0898-65957779

传真:0898-65957779

手机:13976691899

联系人:廖松日律师

邮箱:34432158@qq.com

手机扫描二维码 版权所有 海南国岛律师事务所   地址:海口市龙昆南路146号城西商务中心1601室   邮箱:34432158@qq.com
电话:0898-65957779  手机:13976691899  联系人:廖松日律师  传真:0898-65957779
琼ICP备13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