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欢迎来到国岛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海南国岛律师事务所

---------------------国岛律师树立新口碑---------------------专注法律48年|追求真相|遵守法则----------------------证据是最好的证明----------------------

全国服务热线:0898-65957779

其他页广告

托欠十五年之久工程质保金官司胜诉

责任编辑:system发表时间:2018-05-24

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琼山民二初字第46号

原告海南琼山建筑工程公司,住所地:海口市琼山区中山路57号。

法定代表人沈元江,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廖松日,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韦享富,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海口海王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口市花园新村别墅28号。

法定代表人王力。

被告海南海王房地产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口市华信路3号(华侨宾馆内小四楼)。

法定代表人王力。

被告海口琼山海外投资开发总公司,住所地:海口市府城镇东门街1 8号。

法定代表人吴坤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廖波,海南瑞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建峰,海南瑞来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海南琼山建筑工程公司与被告海口海王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口海王公司)、海南海王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海王公司)、海口琼山海外投资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琼山海外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廖松日、韦享富、被告琼山海外公司委托代理人杨建峰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海口海王公司、海南海王公司经公告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海南琼山建筑工程公司诉称,1 992年6月1 8日,原告与被告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签订一份《工程合同书》,约定:两被告将“海外新村”(海王庄)九幢B型及九幢C型别墅,建筑面积5492.97平方米建筑物主体及相关工程项目发包给原告承建;合同生效后,原告五天内向被告付工程总造价款10%的工程质量保证金。合同订立后,原告依约组织进场施工,原告依被告海口海王公司和琼山海外公司的要求,于1992年6月27日、7月3日、7月4日分三次将工程质保金人民币50万元付到被告海南海王公司帐户。海南海王公司分别于1992年7月9日、11月3日、11月19日1993年1月13日将230万元、100万元、100万元、40万元共计470万元工程款打到海口海王公司和琼山海外公司共同设立的共管帐户上,该工程由于两被告资金紧缺.履约无能,未能向原告支付工程垫资款,造成停建至今。在此期间,原告多次向被告提出要求结算确认付清拖欠工程款及退还工程质保金未果。现又查明,在《工程合同书》订立之前,海口海王公司尚未成立。原告认为,原告与被告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所签订的《工程合同书》合法有效,由于两被告未依约向原告支付工程进度款,造成工程中途停建,属两被告严重违约所致。至今被告尚欠原告工程垫资款75万元,三方合同已无法履行,应予以解除;且三被告无理长期拖延未退还原告工程质保金人民币50万元及其利息,因此请求判令:1、判令三被告返还人民币50万元及其利息(从1992年7月28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2、被告海口海王公司、海南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共同及连带清偿责任;3、解除三方合同《工程合同书》;4、原告对被告的“海外新村”项目享有优先受偿权;5、诉讼费由三被告负担。

被告海口海王公司、海南海王公司均未提出答辩。

被告琼山海外公司辩称,1、原告诉请返还人民币50万元及利息没有依据,原告称50万元为工程质保金,而原告施工的工程没有竣工验收,其质量是否合格没有结果。质保金应当在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才予退还。50万元是支付予海南海王公司,不是琼山海外公司。2、要求我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无依据。发包方为被告海口海王公司及海南海王公司,原告称我方要求将质保金支付予海南海王公司的帐户没有任何证据支持。3、原告请求解除三方工程合同书无法律依据。造成工程停工是原告,是违约方。诉状称二被告未依约支付工程进度款不符合事实。被告海口海王公司已支付90%以上的工程进度款,余款等结算后再支付。我方未违反合同约定,原告停工应承担违约责任,即继续履行施工合同。原告主张两被告向其支付工程款未达到合同约定,而原告未对施工进度进行鉴定,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4、原告主张对“海外新村’’享有优先受偿权没有依据。“海外新村”尚未结算验收,按原告主张仅50万元,对整个项目主张受偿权不当。

经审理查明:原告前身分别为琼山县建筑工程公司、琼山市建筑工程公司,被告海口海王公司前身为海口海王有限公司,被告琼山海外公司前身为琼山县海外投资开发总公司。1992年6月1 8日,被告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作为发包方与原告作为承包方签订《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一份,主要约定:原告承建“海外新村”B.C型别墅工程;工程地为琼山县府城镇;承包内容为土建施工,照明、动力、弱电系统线路安装,照明及空调线路及灯具安装,供、排水、排污(粪)管道系统安装,避雷装置,卫生洁具,围墙内道路、排水沟(管)、围墙、挖(填)土,建筑物周围的场地平整;总造价5287821.92元;总工期为184天,即1992年6月28日开工至1992年12月28日止;合同生效及施工队伍进入工地开工后五天内,发包方应按本工程总造价20%款给承包方做备料款;工程进度款以完成工程阶段为期限,每月由承包方提出已完成工程报表和结帐单送发包方和锒行复核,五天内应办完拨款手续;进度达60%以后,开始每次按50%扣还备料款,累计进度总拨款达90%即停止拨款;工程竣工后,承包方要在十五天内编制好工程结算表,验收交付使用后十五天内发包方将工程总价款结算至95%,余款在完成保修期后十天内一次付清给承包方;合同生效后五日内承包方应向发包方提交工程总造价款10%的质量保证金,待工程验收合格后此项保证金则如数退还承包方,并按银行活期存款利率付给利息。该合同还对发包方和承包方的施工准备、工期顺延情况、工程质量、工程预(结)算、其他事项等等作了约定。同日,原告还作为承包方与被告海南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作为发包方签订一份合同(封面为《工程合同书》、正文题目为《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合同内容与前一份《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相同。合同签订后,原告分别于1992年6月27日、7月3日、7月4日三次向海南海王公司公司转帐“工程按金’’10万元、工程质保金10万元和30万元。海口海王公司分别通过海南海王公司、海南琼山开发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和本公司帐户,先后于1992年7月9日、10月29日、11月1 9日、1993年1月13日、2月26日转入“海外新村”建设共管帐户人民币230万元、30万元、100万元、40万元、lOO万元,共计500万元。上述款项都由海口海王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力按工程进度表直接支付工程队的帐户。原告在建成“海外新村”18幢别墅的主体工程封顶状态后停工。

原告曾于2004年以海南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诉讼,在该案诉讼中原告以向被告主张支付工程款证据不足为由而申请撤诉并经本院( 2004)琼山民二初字第7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撤诉。同年,海口海王公司以海南琼山建筑工程公司为被告、琼山海外公司为第三人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海南琼山建筑工程公司向海口海王公司支付工程款利息损失人民币298万元,并请求解除承包合同。在该案的庭审中,琼山海外公司法定代表人吴坤蛟对海南琼山建筑工程公司提供的支付50万元质保金的三张转帐支票存根和三张转帐单陈述的质证意见为:50万元质保金付给海南海王公司是真实的,是付“海外新村”项目的质保金。吴坤蛟在该案庭审中同时还认可海南琼山建筑工程公司提供的载明兴建单位(发包方)为海南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的关于“海外新村”B、C型别墅工程的工程合同书是真实的。本院以( 2004)琼山民二初字第15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海口海王公司的诉讼请求,海口海王公司不服该案判决提出上诉,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 2005)海中法民二终字第14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2004)琼山民二初字第154号民事判决,并将该案发回重审。该案在重审中,因海口海王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以( 2006)琼山民二重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该案按撤诉处理。2007年,原告又以海口海王公司、海南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工程款l万元,退还工程质保金50万元及偿忖该款利息52万元,三被告承担共同及连带清偿责任。在该案审理中,原告再次申请撤诉,本院以(2007)琼山民二初字第7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其撤诉。2008年4月21日,原告再次向本院提起本案诉讼,原告在庭审中表示,起诉状中所主张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人民币75万元不是其诉讼请求,只是陈述事实。

另查,1991年10月26日,海口海王公司与琼山海外公司签订合作合同,约定由海口海王公司出资、琼山海外公司出地,合作开发府城高登街“海外新村”60幢小别墅楼。该合同并办理了公证手续。1995年3月1 5日,海口海王公司以琼山海外公司为被告、琼山市建筑工程公司为第三人,向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琼山海外公司私自出售“海外新村”项目临街位置用地且不能提供该项目建设用地的红线图,导致其无法预售基本建成的18幢别墅,而不得不停止对该项目及附属设施的建设投入为由,请求解除与琼山海外签订的关于合作开发“海外新村”项目的合作合同,判令琼山海外公司偿还投资款524万元并支付应得利润555万元。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以(1995)海南民二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海口海王公司按工程队进度付款,建成1 8幢别墅主体工程,后来由于海口海王公司资金紧张,没有支付后期资金给工程队,导致工程停工,故过错在于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要求继续履行合同,理由正当;海口海王公司在没有结算又拒绝提供结算资金的情况下要求琼山海外公司偿还投资款及划分应得利润缺乏事实依据,因此判决驳回海口海王公司的诉讼请求。2004午4月12日,海口海王公司又以琼山海外公司为被告,向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按合同约定的盈亏比例对双方合作开发的“海外新村”房地产项目即25亩土地和地上建成的18幢别墅进行分割,海口海王公司对该项目享有80%的产权,即分得价值约524万元的财产。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 2004)海中法民一初字第14号民事判决书查明:海南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上述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海外新村”所建的18幢别墅并未恢复施工,现在,该18幢别墅主体工程仅为封顶,室内装修和部分外墙未搞,小区的水电、道路、排水、供水等系统未建,工程至今处于停工状态。因工程未完工,所建的18幢别墅既没有经过竣工验收和与工程队进行结算,也没有对外销售。琼山海外公司因其他债务纠纷,该18幢别墅及所占土地被相关人民法院予以查封。该( 2004)海中法民一初字第14号判决并认定,项目的盈与亏现不得而知,双方所约定的先付足土地款也未成就,故无法就该项目的现状进行分割,况且兴建的18幢别墅只占整个项目土地25亩中的一部分,海口海王公司的诉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遂判决驳回海口海王公司的诉讼请求。

又另查,海口海王公司于1990年12月22日经海口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重新登记换发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其经营范围为主营摩托车汽车配件、家用电气电子产品、日用百货、粮油、烟酒、化工原料(不含专营商品),兼营塑料制品、纺织品、丝绸产品、建材、矿产品(不含专营商品)、饲料、水畜产品、房屋出租。该公司曾于1996午办理了变更经营范围和企业名称的工商登记手续。目前,在海口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机读档案登记资料上记载该公司的成立日期为1994年12月20日,经营范围除了上述经营内容外还包括房地产开发经营、物业管理、农业开发加工、芦荟种植加工、餐饮业;该公司因逾期未办理年检,于2002年8月9日被吊销营业执照。在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海南海王公司机读档案登记资料上记载的海南海王公司成立日期1992年1月8日,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及经营等十五项内容;该公司因逾期未参加年检,于2004年2月9日被吊销营业执照。

原告为自己的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1、汇款凭证和信汇凭证共七张,证明原告已向三被告支付了工程质保金50万元,1 992年6月27日通过建设银行海府支行帐号237006将10万元、7月3日通过建设银行海南分行帐号2370270将10万元、7月4日通过建设银行龙华支行帐号23701 4890将30万元分三次汇给海南海王公司海口金山信用社帐号12-0333帐户。2、建设银行转帐支票材料两张,来源于建设银行海府支行和龙华支行,证明原告已向三被告支付了工程质保金50万元。3、庭审笔录共八张,来源于(2004)琼山民二初字第154号案卷宗,笔录第1 7页被告琼山海外公司称:“对( 1)支付50万元的质保金《收据》付给海南海王公司是真实的,是付这个项目的质保金”;被告琼山海外公司在笔录中认可原告与海南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订立《工程合同书》的事实,并认可该同的真实性,且实际履行该合同,证明原告已向三被告支付工程质保金50万元,三被告应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由于海南海王公司不依约支付工程进度款,造成海外项目停工,三被告应对工程合同不能履行承担违约责任。4、出纳帐七张,证明原告已向被告支付了工程质保金50万元。5、信汇凭证四张和拨款报告两张,来源于( 2004)琼山民二初字第154号案卷宗,海南海王公司向“海外新村”项目投入资金470万元,证明原告向海南海王公司帐户汇入工程质保金50万元,是依三被告指定的。6、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一份、工程合同书一份,来源于( 2004)琼山民二初字第1 54号案卷宗,两份合同内容一致,三被告均认可两份合同书的真实性,证明原告向海南海王公司帐户汇入工程质保金50万元是依约而为,三被告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7、海南中级法院( 1995)海南民二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书一份,判决书认定被告海口海王公司对合作合同无法履行承担严重违约责任,证明三被告没有依约向原告支付工程进度款造成工程合同无法履行,三被告应承担违约责任。8、( 2004)琼山民二初字第154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三被告对工程合同书无法履行应承担违约责任,应连带偿还原告工程质保金50万元及利息。9、(2007)琼山民二初字第70号民事裁定书,证明原告曾经起诉后撤诉事实。10、企业机读档登记资料,证明海口海王公司成立于1994年12月20日,现海口海王公司和海南海王公司已被吊销,履行工程合同已不可能。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被告表汞,对证据1中的三张支票存根真实性没有异议。三张支票存根中一张用途为工程按金,未注明为质保金,另收款人为被告海南海王公司,非我方;三张转帐单是手写的,没有银行公章,真实性不予认可,款项也不是付给我公司的;1992年6月27日的付款凭证是原告庭审当天提供,已过举证期,不予质证。对证据2的真实性认可,对证明目的有异议,数额是40万元非原告主张的50万元,而收款人是海南海王公司非我方。对证据3的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有异议。“我方对于支付50万元质保金给海南海王公司是真实的”的记录只是一个事实陈述,并不能说明我方指示原告支付给海南海王公司的目的。对证据4的真实性不认可,帐本是原告单方制作,没有经过有关单位审计或鉴定。对证据5中的四张信汇凭证的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有异议。只能证明原告转帐470万到了我方开设的共管帐户,但款项不能证明是海南海王公司向“海外新村”投入的资金,不能证明我方指示原告向海南海王公司支付了50万元;拨款报告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也不是我方出具,是手写无公章。对证据6中的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真实性认可,我方和海口海王公司作为共同发包方委托原告施工的合同;对工程合同书真实性不予认可,是假合同,不能证明由我方指示付款的行为。对证据7的真实性认可,证明力有异议,我方和海口海王公司共同开发,我方只履行出地义务,出资由海口海王公司承担。对证据8的真实性认可,证明力有异议。对证据9的真实性认可,证明力认可。对证据1 0的真实性认可,两公司并没有注销和清算,主体依然存在。对被告的赝证意见,原告辩解称,40万元转帐支票中海府支行的那张是针对6月27日1 0万元的存根,7月4日龙华支行的那张是针对30万元的存根,海南分行营业部的存根因时间紧凑没有提交,但已向法院提供了帐号。证据3的庭审笔录中原告举证的三张存根四张转帐单是你方已明确承认为质保金,并且对于海南海王公司和琼山海外公司签订的合同书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出纳帐核银行的支票凭证可以相互印证。关于海南海王公司付款470万元事实,项目主要款项是来源于海南海王公司,证明我方付款予海南海王公司的帐户是受三被告要求。证据7琼山海外公司和海南海王公司是共同发包方应共同承担责任。证据1 0按照法律规定只是作为诉讼主体资格。

原告提供的证据1中的1992年6月27日的付款凭证,系原告超过举证期限提交,因被告表示不同意质证,故本院不组织质证,也未收取该证据。

被告为自己的抗辩,提供了如下证据:1、公证书(含合作合同),证明“海外新村”项目合作双方是海口海王公司和我公司,我方出地,由海口海王公司出资的事实。2、( 2004)海中法民一初字第14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中审理查明部分第5页中记录,证明“海外新村’’项目合作双方是海口海王公司和琼山海外公司,非海南海王公司;并非海南海王公司支付470万元款项是应海口海王公司要求;海口海王公司已支付了90%的工程款,可以停止支付工程款,不构成违约,原告停止施工造成违约;原告所承建的“海外新村”项目并没有竣工验收和结算。3、收据十份,证明我方向原告提供王程进度款共481万元,但实际支付500万元。4、海口海王公司企业注册档案资料,证明海口海王公司注册时间是1990年12月10日,在签订合同时已经成立。5、( 2007)琼山民二初字第70号案卷中起诉状第2页证明原告是应海口海王公司要求支付质保金而非琼山海外公司要求。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原告表示,证据1是复印件,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明内容与本案没有关系。对证据2的真实性认可,证明海口海王公司和琼山海外公司应承担共同清偿责任,已经有判决书确定合同违约原因是不付款,作为共同发包方应该共同承担责任,不能只有发包一方承担。原告承建项目没有验收和结算,因为合同无法继续履行,不一定要验收和结算才能退还质保金。证据3是复印件无法认定。对证据4的真实性无异议,我方不知道工商局是否对登记错误予以认定,琼山海外公司和海口海王公司是合作关系,应该共同承担责任。

原告提供的证据1中的三张支票存根、证据2两张建设银行转帐支票、证据3的八张庭审笔录、证据5中的除一张时间为1992年11月3日的信汇凭证外的其他三张信汇凭证、证据6中的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发包方为海口海王公司和琼山海外公司)和证据1 0企业机读档登记资料,被告琼山海外公司对其真实性均无异议,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1中的三张转帐单是单方制作,被告琼山海外公司不予认可,其时间与金额均与原告提供的证据2即建行转帐支票不对应,故对该三张转帐单应不予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5中时间力1992年11月3日的信汇凭证,虽然被告琼山海外公司认可其真实性,但该信汇凭证上所记载的汇款用途为“环市二路(开发)”,故该信汇凭证与本案没有关联。原告提供的证据6中的工程合同书(载明兴建单位:海南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虽然琼山海外公司在本案中不认可该合同的真实性,认为是假合同,但作为合同当事人之一的琼山海外公司的法定代表入吴坤蛟作为合同签字人曾在(2004)琼山民二初字第154号案的庭审质证中曾认可该合同的真实性,对该份合同的真实性可予以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5中的两张拨款报告,是原告在( 2004)琼山民二初字第154号海口海王公司诉海南琼山建筑工程公司、第三人琼山海外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曾经提供的证据,该两张拨款报告与原告提供的证据l中的三张支票存根、证据2两张建设银行转帐支票、证据5中的除1992年11月3日信汇凭证外的其他三张信汇凭证(系被告海南海王公司向“海外新村”共管帐户汇款的凭证,汇款用途分别注有“工程款”、“合作款”)、证据6中的工程合同书(载明兴建单位:海南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相互印证,对该两张拨款报告的真实性应予以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4即出纳帐七张,虽然本案中被告琼山海外公司不认可其真实性,但其中有一张记载有1992年6月27日“从0621426#付海南海王房地产公司工程按金”IOOOOO元的“银行存款日记帐”,与原告提供的证据1中的日期为1992年6月27曰、金额为100000元的转帐支票存根、证据2中的日期为1992年6月27日、编号为0621426、金额为100000元的转帐支票相对应;一张记载有1992年7月4日“付海外工程质保金”300000元的“出纳簿”,与原告提供的证据1中的日期为1992年7月4日、金额为300000元的转帐支票存根、证据2中的日期为1992年7月14日、金额为300000元的转帐支票相对应;一张记载有1992年7月3日“付海外工程按金款”100000元的“出纳簿”,与原告提供的证据1中的日期为1992年7月3日、金额为IOOOOO元的转帐支票存根相对应,上述三张出纳帐亦与原告提供的证据3庭审笔录八张即( 2004)琼山民二初字第1 54号案庭审笔录中被告琼山海外公司法定代表人吴坤蛟的陈述相互印证,故该三张出纳帐的真实性均可予以认定,其余4张出纳帐均与本案没有关联。被告琼山海外公司提供的证据1公证书(含合作合同),虽然原告不认可其真实性,但其内容与已经生效的海南中级法院(1995)海南民二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书所查明的事实一致,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应予以认定。被告琼山海外公司提供的证据3即十张收据,虽然原告表示该证据是复印件无法认定,但该证据所记载的内容一张为原告向琼山海外公司出具收取“海外新村”工程备料款的收据,其余九张为原告向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出具收取“海外新村”工程进度款的收据,十张收据上都注明了原告的银行帐号,该证据与原告提供的证据6中的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发包方为海口海王公司和琼山海外公司)中关于备料款、工程进度款昀约定以及与( 1995)海南民二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书所查明“按工程进度表直接支付工程队的帐户”的事实相互印证,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应予以认定。被告琼山海外公司提供的证据4即海口海王公司企业回注册档案资料,原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亦可予以认定。被告琼山海外公司提供的证据5即(2007)琼山民二初字第70号案卷中起诉状第2页,虽然原告未发表质证意见,经核实,该证据确为(2007)琼山民二初字第70号案的变更后的起诉状的第2页,对其真实性亦可认定。原告提供的(2004)琼山民二初字第154号民事判决书已被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5)海中法民二终字第14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并将该案发回重审,故该判决并未发生法律效力,但在本案中原告和被告琼山海外公司均认可该判决书中第6页倒数第7行至倒数第3行关于转帐的查明事实的陈述,即海口海王公司分别通过海南海王公司、海南琼山开发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和本公司帐户,先后于1992年7月9日、10月29日、11月19日、1993年1月13日、2月26日转入“海外新村”建设共管账户人民币230万元、30万元、100万元、40万元、100万元,共计500万元。故对该事实应予以认定。原告提供的海南中级人民法院( 1995)海南民二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书和被告提供的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4)海中法民一初字第1 4号民事判决书均为生效判决。上述认定的证据与该两份判决书和本案庭审笔录,相互印证,足资认定上述事实。

本院认为,虽然本案有在两份施工合同,但海南中级人民法院(1995)海南民二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书和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4)海中法民一初字第14号民事判决书均认定了“海外新村”项目的合作双方为海口海王公司和琼山海外公司,故可以认定,“海外新村”工程的发包方为被告海口海王公司和琼山海外公司。上述两份判决书与原告提供的两份施工合同、原告向海南海王公司支付50万元的汇款证据、海南海王公司向“海外新村”共管帐户汇款的三张信汇凭证、两张拨款报告相互印证,说明海南海王公司虽不是“海外新村”项目的合作方,却与琼山海外公司一起以发包方身份与原告签订“海外新村”的施工合同,又向海口海王公司提供帐户收取原告支付的50万元和向“海外新村”共管帐户转入“工程款”、“合作款”,并参与了该项目的施工管理。虽然被告琼山海外公司对原告支付的50万元中的一笔1 0万元提出转帐用途为“工程按金’’未注明为质保金,但原、被告签订的施工合同并未对工程按金做出约定,故该转帐用途注明为“工程按金,,的10万元与另两笔用途注明为工程质保金的10万元和30万元的汇款均应理解为同为工程作保证用的工程质保金。并且,作为“海外新村”项目合作方和工程发包方之一的琼山海外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吴坤蛟曾认可该50万元是“海外新村”的质保金。因此,可以认定,原告向海南海王公司支付的50万元是“海外新村’’项目的工程质保金。因(1995)海南民二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书已认定了工程停工的原因及责任即“由于海口海王公司贤金紧张,没有支付后期资金给工程队,导致工程停工,故过错在于海口海王公司”,因此被告琼山海外公司的关于造成工程停工是原告、原告是违约方的主张,应不予采纳。“海外新村”工程因海口海王公司资金紧张、没有支付后期资金而停工后,在(1995)海南民二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书生效后也未恢复施工,至今仍处于停工状态;且因被告琼山海外公司其他债务纠纷而被法院查封,故本案施工合同已无继续履行的可能,原告要求解除施工合同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因施工合同已无继续履行的可能,“海外新村”工程也不存在竣工验收的可能,合同约定的质保金退还条件已不可能成就,被告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均未对该工程的质量提出反诉,故施工合同解除后,被告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作为发包方应向原告返还该50万元工程质保金,被告琼山海外公司的关于工程没有竣工验收,其质量是否合格没有结果,质保金应当在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才予退还的主张,应不予采纳。因合同只约定了按银行活期存款利率付给质量保证金的利息,并未约定利息的起算时间,故被告应支付的该50万元的利息只能从合同解除后即本判决生效之日起按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因此,原告关于利息从1992年7月28日起算和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主张,应不予支持。被告海南海王公司不是“海外新村’’项目的合作方,却与琼山海外公司一起以发包方身份与原告签订“海外新村,的施工合同、提供帐户收取“海外新村”工程质保金和参与该工程施工管理的行为,足议使原告认为海南海王公司与海口海王公司是同一主体,也是发包方,并对该公司产生信赖,因此被告海南海王公司应对被告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该50万元是工程的质量保证金,并非工程价款,故原告要求对被告的“海外新村”项目享有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应不予支持。原告认为被告尚欠原告工程垫资款75万元,但又表示所主张的被告工程款人民币75万元不是诉讼请求,只是陈述事实。故依不告不理原则,对上述合同解除后已建工程的价款本案不予审理。被告海口海王公司、海南海王公司经本院公告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判决。本案合同成立于合同法实施以前,因此应适用当时的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海南琼山建筑工程公司与被告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签订的《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

二、被告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应向原告海南琼山建筑工程公司返还工程质保金人民币50万元,并支付该50万元从合同解除之日起按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的利息,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三、被告海南海王公司应对被告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驳回原告海南琼山建缆工程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280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负担4000元,被告海口海王公司、琼山海外公司、海南海王公司负担88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钟玉静                  

审  判  员  李翻程

审  判  员  王春映

二OO八年十月六日

书  记  员  刘金玲


案例见证中心

联系我们

海南国岛律师事务所

地址:海口市龙昆南路146号城西商务中心1601室

电话:0898-65957779

传真:0898-65957779

手机:13976691899

联系人:廖松日律师

邮箱:34432158@qq.com

手机扫描二维码 版权所有 海南国岛律师事务所   地址:海口市龙昆南路146号城西商务中心1601室   邮箱:34432158@qq.com
电话:0898-65957779  手机:13976691899  联系人:廖松日律师  传真:0898-65957779
琼ICP备13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