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国岛律师事务所,为您的事业保驾护航,为您的生活排忧解难!法律咨询热线13976691899.
站内搜索
联系我们

24小时免费咨询电话: 13976691899、65957779
电 话|传 真:0898-65957779
邮 箱:455475389@qq.com
地址:海口市龙昆南路146号城西商务中心1601室

经典案例
所在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贩卖毒品案成功辩护
发布时间:2016-09-20  浏览量:362  

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13)海南一中刑初字第90号

公诉机关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被告人莫某

辩护人蔡兴春,海南国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吕某

辩护人李某。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琼检一分刑诉(2013)7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莫某吕某犯贩卖、运输毒品罪,于2013年11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派检察员蒋科伟、书记员冯源长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莫某及其辩护人蔡兴春、被告人吕某及其辩护人李昭山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称:

2012年11月底,被告人莫某与陈某清约定交易K粉1000克,价款21000元。同年12月1日晚上,莫某在东莞市将1000克K粉交给被告人吕某,叫吕带到海南琼海贩卖。次日,吕某携带K粉从广东省东莞市来到琼海,入住琼海市银海路七天连锁酒店。同年12月3日,莫某通知陈某清后,叫吕某将毒品交给陈。吕某即在酒店门前将毒品交陈某清。后陈某清委托王某健支付10000元给莫某。王某健扣除帮莫某修车的费用1000元后,将余下的9000元在同一酒店的电梯口处交给吕某。后陈某清再次委托王某健转交莫某11000元。同月10日,经莫某安排,王某健在琼海市时光咖啡588包厢交给吕某11000元。

2012年12月18日下午,陈某清联系莫某购买冰毒20克,每克170元。后莫某驾车到琼海市银海路金谷宾馆门口,将一包用牛奶盒包装的冰毒交给陈某清,并告知陈里面有55克冰毒,陈某清表示只要15克。莫某叫陈将余下的冰毒及其应付的15克冰毒价款2550元交王某健转交给莫某。之后,陈某清将40克冰毒及2550元交给王某健。

2012年12月19日下午,王某健联系莫某购买K粉300克,每克21元。莫某驾车来到琼海市银海路金谷宾馆处,交给王某健K粉1000克。过后,王某健退还莫某K粉700克。同月28日晚,王某健将300克K粉的价款6300元、陈某清转交的2550元及40克冰毒作价6800元(每克170元),扣除莫某欠款1850元,汇入莫某的银行账户共计13800元。

2012年12月底,陈某清通过王某健联系莫某购买K粉2000克。同月28日,莫某在广东东莞将1包力顿多维豆奶为外包装的K粉等物品及1盒伊利纯牛奶为外包装的冰毒交给吕某,让其带到海南琼海。次日,吕某将上述毒品从东莞带到海南琼海,入住七天连锁酒店。同月31日凌晨4时许,莫某驾车到达琼海与吕某会合。退房后,吕某将毒品放在莫某驾驶的小轿车上。不久二人被公安民警抓获,并查获了车内的全部毒品。经鉴定,查获的毒品疑似物中检出氯胺酮、甲基苯丙胺等成分。

针对上述指控之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的证据加以证实,并据此认为,被告人莫某吕某无视国法,贩卖氯胺酮、甲基苯丙胺等毒品,应当以贩卖、运输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莫某及其辩护人提出,证人陈某清、王某健未出庭接受法庭质证,其证言应当予以排除,本案中未能查获到前几起指控事实中的毒品,已查获的毒品是吕某放在莫某所开的车上,与莫某无关,因此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莫某不构成犯罪。本案中被扣押的轿车不属于犯罪工具,应当依法退还。

被告人吕某及其辩护人提出,吕某仅构成运输毒品罪而非贩卖毒品罪,吕系从犯,初犯,且一直如实供述,认罪态度较好,故请求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如下犯罪事实:

2012年12月初,被告人莫某与陈某清约定交易K粉1000克,价款21000元。后被告人莫某在东莞将K粉交给被告人吕某,叫吕带到海南琼海贩卖,吕某即携带K粉从广东省东莞市来到琼海,入住琼海市银海路七天连锁酒店。经被告人莫某安排,陈某清驾驶摩托车来到七天连锁酒店门口,吕某也携带毒品到达同一地点,二人见面后,即在酒店门前完成毒品交接。后陈某清委托王某健支付10000元给莫某,但王某健扣除了帮莫某修车的费用1000元,仅将余下的9000元在同一酒店的电梯口处交给吕某。此后,陈某清再次委托王某健转交莫某11000元的毒资,莫某即让吕某与王某健联系收取毒资,于是吕某在琼海市时光咖啡588包厢找到王某健,收取了11000元的毒资后离开。

2012年12月18日下午,陈某清联系莫某购买冰毒20克,每克170元。后莫某驾车来到琼海市银海路金谷宾馆处,将一包伪装成牛奶盒包装的冰毒交给陈某清,并告知陈里面有55克冰毒。后陈某清向莫某表示只要15克,要求退回多余的冰毒。随后,陈某清将余下的冰毒及应付的15克冰毒价款2550元交王某健转交莫某。次日下午,王某健联系莫某购买K粉300克,每克21元。莫某驾车来到琼海市银海路金谷宾馆处,将一包伪装成豆奶粉的包装物交给王某健。后王某健表示只要300克,要求退回莫某多余的K粉。同月28日晚,王某健将其应付的毒资及陈某清转交来的毒资,扣除莫某欠款1850元后,汇入莫某的银行账户共计13800元。

2012年12月底,陈某清通过王某健联系莫某购买K粉2000克,于是莫某在广东东莞将力顿多维豆奶为外包装的K粉及1盒伊利纯牛奶为外包装的冰毒交给吕某,让其带到海南琼海。同月30日,吕某将上述毒品从东莞带到海南琼海,入住七天连锁酒店。次日凌晨4时许,莫某驾车到达琼海与吕某会合。退房后,吕某将上述毒品放在莫某驾驶的小轿车上。不久二人即被公安民警抓获,并查获了车内的全部毒品。经鉴定,”立顿多维高钙豆奶粉”包装袋内的白色晶体粉末,净重2994.27克,检出氯胺酮成分,含量为64.4%;用伊利纯牛奶盒包装的透明晶体块状物,净重98.99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2.1%;一玻璃瓶装的可疑液体(瓶身印有”HAPPY”和”iphone”字样及苹果图案),净重14.72克(14毫升),检出甲基苯丙胺、氯胺酮和咖啡因成分;一粒用透明塑料袋包装的圆形白色药片(一面印有苹果图案),净重0.31克,检出4-甲氧基-甲基苯丙胺成分。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物证

扣缴的毒品、轿车等物证照片经二被告人当庭辨认无误;扣押的手机、银行卡等实物经二被告人当庭辨认无误。

(二)书证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证实,2012年12月31日,琼海市公安局侦查员根据举报,在琼海市嘉积镇元亨街抓获被告人莫某吕某,并从莫某所开的琼AHB638小轿车上查获藏放有晶体及粉末状毒品疑似物的三包立顿多维高钙豆奶粉和一盒伊利纯牛奶。

2、《扣押物品清单》及照片证实,二被告人被抓获时,当场缴获3包白色晶体状粉末,9包黄色粉末,一瓶玻璃瓶装的、瓶身印有”HAPPY”、”iphone”字样的液体,一粒白色圆形有苹果图案的药片、白色三星手机一部、黑色诺基亚手机一部、步步高手机一部、华为型号手机一部、马自达牌小轿车一辆(琼AHB638)及银行卡、现金等物。

3、《海南省非税收入缴款书》证实从被告人莫某处扣押的现金12484元被暂扣在琼海市政府非税收入财政专户中。

4、《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被告人莫某吕某于被抓获当天进行甲基安非他明试剂检测,结果均呈阳性,即二被告人被抓获时均曾吸食过毒品。

5、中国农业银行琼海市支行出具的《银行查询存款通知书》及明细查询流水账等证实,被告人莫某名下的帐户曾于2012年12月28日两次存入10000元和3800元。

6、《收款收据》证实,琼AHB638曾于2012年12月17日在琼海嘉积轮胎店换胎花费1850元;琼C1A598曾于2012年11月14日在琼海嘉积实创漆行维修花费1000元。

7、琼海市看守所出具的《情况报告》证实,被告人莫某在押期间让在押人员李某为其传递串供纸条4张,但李未传递而是将纸条交给看守所干警,后看守所将该纸条转交琼海市公安局禁毒大队。

8、被告人于羁押期间书写的纸条4张,其主要内容是:要求被告人吕某更改口供,不要连累他人,将所查获的毒品供述成在海安捡到的,或者是自吸的。该4张纸条经被告人莫某当庭辩认无误,承认系其所写。

9、21张《国内旅客住宿登记表》证实,从2012年8月开始,二被告人都在琼海市银海路七天酒店有入住登记记录,与被告人吕某所供述的案发时间相互印证。

10、琼海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出具《破案经过说明材料》证实,本案的破获是根据证人举报而开展侦查,未使用特情或技侦手段。

(三)证人证言

1、陈某清证言称:王某健告诉我莫某有毒品卖,所以我就跟他买过两次毒品,一次是K粉,一次是冰毒。2012年11月29日下午,我在金谷宾馆处问莫某K粉,他说过两天便有,每克21元,我说要1000克K粉。12月3日10时许,莫某打电话说有人带着1000克K粉到琼海了,叫我到琼海嘉积镇银海路七天连锁酒店接货。我到了酒店后,就打莫某手机联系,并告诉他我开的摩托车尾号是915,约两分钟后,有一名男子拿一包红色塑料袋过来,我感觉应当是莫某叫来送K粉的人,就对那人说”兄弟”,那人就过来把袋子放在我的车上。回家后我打开那个红色塑料袋,K粉装在一包有奶粉图案的袋内,还用一个透明塑料袋包装。当天下午莫某打电话问我要K粉的钱,我就跟莫说先交10000元,剩下的11000元过几天再给可以否,莫某同意。于是当天我就交了10000元给王某健叫他转交莫某。第二天中午,我又把剩余的11000元交王某健转交给莫某。王某健怎么把钱给莫某的我不清楚。

第二次是在2012年12月18日17时许,我打电话问莫某有没有冰毒,他说有,我说要20克,双方谈好价钱每克170元,我告诉莫某自己在金谷宾馆等他,不久,莫某就开琼AHB638的小轿车到了,就在车上他交给我一盒蒙牛纯牛奶,说东西就在里面,有55克。我回家后打开盒子,冰毒是用透明塑料袋包装,放在牛奶盒里。晚上19时许,莫某就来电要冰毒的钱,我说我只要15克冰毒,莫某同意,并叫我把15克冰毒的钱和剩余的40克冰毒交给王某健转交给他。于是第二天,我就跟王某健联系,把2550元钱和40克冰毒给王某健,王怎么把钱和毒品给莫某的我就不清楚了。我吸毒后心里有些害怕,而且就要结婚了,不想再玩那些东西,但又怕莫某来联系我,所以我想举报他,不想再跟他来往。我让王某健转交钱是因我买毒品时没有带现金,我跟莫某也认识不久,而我知道王某健跟莫某经常联系,为方便就交钱给王某健转交。

莫某开的那辆琼AHB638小轿车是我卖给他的,当时谈好价钱是92000元,莫当天只付了50000元,我就把车给他了,还有42000元跟他说好二个月内交完,如果还不了就当是和我租车用,每天300元,那辆车现在还没有过户。

在举报莫某前几天,我叫王某健帮我联系莫某要买2000克K粉,莫某也知道是我要的,但是我不是真想要这些K粉,只是想他带K粉回来后举报给公安机关抓他,所以12月31日莫某打电话叫我拿K粉时,我谎称自己在潭门不方便出来,莫某就说他再联系王某健把K粉转交给我。后来莫某又来电话说王某健不拿K粉,他先找个地方吃饭等我,叫我快点上来拿。后来我就知道莫某和那个叫吕某的大陆仔被抓了。

该证人从2组共20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认出被告人莫某系多次贩卖K粉、冰毒给自己的人,被告人吕某2012年12月3日在酒店门前交K粉给自己的人。

2、王某健证言称:我在润达汽车租赁公司工作,莫某常来租车就认识了他。他退车时,我多次发现车里有一些吸食毒品的吸管,还有些K粉落在车内,于是我有一次就问他有没有东西卖,他说什么都有,后来我就跟他买K粉。2012年12月19日或20日傍晚,我电话问莫某有没有K粉,他问要多少,我说要300克,他说价钱是每克21元,我就叫他送来金谷宾馆一楼。不久莫某就开琼AHB638海马小轿车过来,在车里他交给我一包有豆奶字样的黄色包装物给我。我当时没有钱给要求过几天再付,莫某也同意。我回家后打开那个包装物,发现里面有一包透明塑料袋包装的K粉,我觉得不止300克,就打电话问莫某,莫说有1000克。我说我只要300克来吸,不要那么多,莫就说叫我先放着,过几天再叫人来拿。到了同月的27日,莫来电话说有个人会在18时左右找我拿剩余的700克K粉,因我当晚要开会就叫他晚点来拿。晚上22点左右,我打电话叫莫某来拿,大约一个小时后,有个男子来电话说莫某叫他来拿东西,于是我就叫那个人到琼海市法院门前,把700克K粉给了莫某叫来的男子,但是我不认识这个男子。28日晚上,我到双拥路口的农行自助存取款机处存了13800元给莫某,账户名是莫某的,分两次存,一次10000元,一次3800元。我存的钱中有我买K粉的价款6300元,还有陈某清之前从莫某处买15克冰毒所欠的钱。陈某清跟我说他18号买冰毒时没有给钱,是以每克170元买的,陈某清跟我说莫某当时交55克冰毒给他,但他只要15克,同月19日晚上,陈某清把2550元钱和剩下的40克冰毒给我,叫我转交莫某,但是那40克冰毒我不知放在哪辆车上搞不见了,我也不敢让陈某清和莫某知道,就自己赔那40克冰毒的钱6800元给莫某,这样40克冰毒是6800元,陈某清买的15克冰毒是2550元,我买的K粉是6300元,合计是15650元,但是之前莫某叫我帮他换了两个轮胎,花了1850元,莫某没有给钱,我就从中扣下1850元,我当时也跟莫某讲过,这样就剩下13800元,所以我就打了这么多钱给莫某。我是因为心里害怕,吸食K粉后没有心思工作,不想再染那东西,我知道莫某在琼海卖毒品很厉害,我想脱离这些东西,又怕他经常联系我,所以才举报他。

我还知道陈某清也跟莫某买过K粉,但具体多少我不清楚。大约在2012年12月初的一天下午,陈某清交了10000元给我转交给莫某,我打电话跟莫某说,他叫我带钱到嘉积银海路七天连锁酒店处,说有一个大陆仔会来收钱,我跟莫讲要扣下1000元,因为此前他跟我租车(琼C1A598的丰田卡罗拉)时不注意把车后门刮坏了,维修花了1000元还没有付,莫也同意了。于是我就带着9000元到了酒店电梯处,将9000元给了一个叫吕某的大陆仔,当时我还交电话给莫某吕某通话确认已交了9000元,而且吕某还给了我一小包透明塑料袋装的K粉。第二天中午,陈某清又拿给我11000元,叫我转交莫某,莫也是说那个大陆仔会来收钱。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吕某打电话说莫某叫他来拿钱,我当时在嘉积超群超市五楼的咖啡店打麻将,就叫他坐车过来。不久这个大陆仔就来到我玩麻将的包厢,我把陈某清交来的11000元钱给他,他接钱就走了。

12月31日14时左右,莫某开着那辆琼AHB638的小轿车到金谷宾馆处找我,他叫我上车并指着一个红色塑料薄膜袋说货在里面,意即K粉,并说陈某清在潭门,叫我先拿着,等陈某清到嘉积后再给陈,当时吕某也在车上。我不想拿那些K粉,就跟莫说现在很忙没空,莫叫我跟他一起去吃饭,正好公司有人来找我,我就回公司,莫某也就开车离开了。这些K粉是陈某清前几天叫我联系莫某买的,说是要2000克K粉,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就在我举报莫某的前几天联系的。

除了租车外,我曾介绍莫某跟陈某清购买那辆琼AHB638的小轿车,价钱是92000元,莫某当时只付陈某清50000元,剩下的钱他俩怎么定我不清楚。

该证人从2组共20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认出被告人莫某系贩卖K粉给自己的人,被告人吕某系在超市及酒店等处接钱的人。

3、李某证言证实,我以前跟莫某买过毒品吸食,所以认识他,他现跟我一个监室。因我有病常要出监室吃药,莫某就叫我帮他送纸条给另一个监室的吕某,内容大致是叫吕不翻供、不认罪、不指认他贩毒,不要供出他贩毒转账用的银行账号等,但是我没有转交而是直接交给了干警。

该证人从10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认出被告人莫某系多次贩卖毒品给其吸食及写串供信的人。

(四)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1、被告人莫某的供述和辩解:几个月前我经人介绍认识了吕某2012年12月31日凌晨,我开着琼AHB638小轿车从东莞到了琼海,吕某已住在银海路七天连锁酒店815房间,我就到了房间和他一起吸食了冰毒。31号中午我们离开酒店去吃饭时就被公安人员抓了。车上查获的毒品是吕某的。写给吕某的纸条是我在监室里写的,想叫那些劳动犯转交吕某。那辆琼AHB638小轿车是通过一出租车公司的”阿五”介绍,向一名叫陈某清的男子购买的。”阿五”是不是王某健我不清楚。

2、被告人吕某的供述和辩解:2012年12月初的一天,莫某在东莞常平镇他住的小区给我一包核桃粉之类的包装物和一包透明塑料袋装的K粉,叫我带回海南琼海。我知道这些不是什么好东西心里有点害怕。莫某也看出我害怕,就跟我说:如果在路上出了什么事,就说这些东西是在路上捡到的,不要说是我给的。他还说如果说是捡的就不会有什么事。第二天我就带着这些东西坐大巴到海南琼海。莫某叫我住在七天连锁酒店,我在酒店休息时,莫某来电说等下有人会开一辆摩托车到酒店门口,叫我拿那包装着核桃粉包装的东西给骑车的人,他还告诉我了那辆摩托车的牌号。后我带着东西到了酒店门口,见到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子在门口,那人看了看我就叫”兄弟”,我就知道是莫某叫来拿东西的人,于是就把那包核桃粉放在他的摩托车上,他就走了。当时我还打电话告诉莫某东西已经给人了。当天下午,莫某来电说有人要来酒店送钱,我坐电梯下去,在大厅的电梯处,有一名男子过来看了看我就叫”兄弟”,我就知道他是来送钱,就说:”哎”。那男子就给我一叠钱,并说把钱给莫某。我问他多少,他说是9000元,并叫我点一下,我说不用点了。那男子还问我说莫某不是还叫你带一小包东西给我吗?我记起来莫某给我的那一小包K粉,于是就叫他在电梯处等我,我回房间取了那包K粉给他。后我也电话告诉莫某拿到了9000元钱。不记得是当天还是过了几天,莫某打电话说有人要送钱过来,并给我一个号码进行联系。我打通对方的电话后,对方说没有空,叫我去超群超市旁边一间咖啡店五楼588包厢里找他。我到了包厢里,见有四个人在打麻将,其中一个就是那天给我9000元钱的男子,他给我11000元钱,我拿了钱就走了。跟莫某打电话告诉他后,他发了个账户给我,我就按他的指示把钱打过去了。

2012年12月28日,莫某在东莞常平镇他住的小区交给我一个红色塑料袋,里面装有三包立顿多维豆奶粉和一包伊利纯牛奶,还有一玻璃瓶的液体和一粒白色圆形药片,叫我带到海南琼海,他还教我说在路上如果出了什么事就说这些东西是路上捡到的,不要说是他给我,我就知道这些豆奶粉和那盒牛奶也是装着K粉或其它毒品之类的东西。29号我就从东莞坐大巴车到了琼海并入住七天连锁酒店。第二天凌晨4时左右,莫某也到了琼海和我一起住在七天酒店的815房。莫某从那个红色塑料袋里拿了一点冰毒和我一起吸食,但他怎么拿的我没注意。当天下午14时左右,我们退房,我把那个红色塑料袋装的豆奶粉和纯牛奶一起放在莫某开的琼AHB638马自达小轿车驾驶位后面。莫某开车到了一家出租车公司,之前给我钱的那名男子也到车上跟我们坐了一段时间,但我听不懂他们讲的海南话。后我和莫某吃饭时被公安抓了,放在车上的毒品也被查获。

被告人吕某12张不同男性正面免冠照片中辨认出王某健是两次交钱给他的人。

(五)鉴定意见

1、海南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琼公司法(理化)字(2013)006号《检验报告书》证实,从被告人莫某驾驶的琼AHB638小轿车上缴获的可疑物品中:

①三包可疑物品外层用”立顿多维高钙豆奶粉”包装袋、内层用透明塑料袋包装的白色晶体粉末,净重2994.27克,检出氯胺酮成分;

②九包可疑物品外层用”立顿多维高钙豆奶粉”包装袋、内层用透明塑料袋包装的黄色晶体粉末,净重296.31克,未检出常见毒品成分;

③一棕色玻璃瓶装的可疑液体(瓶身印有”HAPPY”和”iphone”字样及苹果图案),净重14.72克(14毫升),检出甲基苯丙胺、氯胺酮和咖啡因成分。

④一粒用透明塑料袋包装的圆形白色药片(一面印有苹果图案),净重0.31克,检出4-甲氧基-甲基苯丙胺成分;

⑤一包可疑物品外用伊利纯牛奶盒、内用透明塑料袋包装的透明晶体块状物,净重98.99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2、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出具的公物证鉴字(2013)2852号《物证检验报告》证实,从被告人莫某吕某处缴获的晶体粉末中,留检11.19克,检出氯胺酮成分,含量为64.4%;晶体块状物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2.1%。

(六)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

1、《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文件清单》、扣押物品照片等证实,侦查人员抓获被告人莫某吕某时,从一黑色皮包内查获玻璃瓶装的可疑液体和1粒白色圆形药片;从莫某所开的琼AHB638小轿车上查获3包立顿多维高钙豆奶包装物和一盒伊利纯牛奶包装物,每包豆奶包装物内均装有1包透明塑料袋包装的晶体粉末和3包锡箔纸包装的黄色粉末,牛奶包装物内装有1包透明塑料袋包装的晶体块状物;查扣被告人莫某的银行卡及手机两部(步步高、华为型号各一部)、琼AHB638马自达小轿车一辆。

2、《辩认笔录》、指认照片、现场方位示意图等证实,2013年1月22日9时25分,被告人吕某指认其于2012年12月3日上午交K粉给本案证人陈某清的现场,位于琼海市嘉积镇银海路7天连锁酒店门口处,与其供述、证人证言及证人指认现场一致。同日9时55分及10时32分,被告人吕某指认了其于2012年12月3日下午及同月某日晚上收取王某健交来的毒资11000元的地点位于琼海市嘉积镇爱华路超群商厦时光咖啡店的588包厢;2012年12月3日下午收取王某健交来的毒资9000元的地点位于琼海市嘉积镇银海路7天连锁酒店电梯处,与其供述、证人证言及证人指认现场一致。

3、《辨认笔录》、指认照片、现场方位示意图等证实,2013年3月26日9时10分,证人陈某清指认其于2012年12月3日上午收到莫某委托的人转交1000克K粉的现场,位于琼海市嘉积镇银海路7天连锁酒店门口处,与其证言及被告人吕某的供述及指认现场一致。

4、《辨认现场笔录》、指认照片及现场方位示意图等证实,2013年3月26日9时45分,证人王某健指认2012年12月3日下午,其交陈某清用于购买K粉的毒资给被告人吕某的现场,位于琼海市嘉积镇银海路7天连锁酒店电梯处,与其证言及被告人吕某的供述及指认一致;同日10时35分,王某健还指认其于2012年12月的一天交陈某清之前购买K粉的毒资给被告人吕某的现场,位于琼海市嘉积镇爱华路超群商厦时光咖啡店的588包厢,与其证言及被告人吕某的供述及指认现场一致。

上述证据中,被告人吕某的供述与证人陈某清、王某健的证言对于在被告人莫某操控下进行毒品交易的时间、地点、方式等细节方面相互印证,相关的物证、书证、鉴定意见、辨认笔录等均间接证实了被告人莫某吕某贩卖、运输毒品的事实,足资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莫某吕某无视国法,大肆贩卖、运输氯胺酮、甲基苯丙胺的行为,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罪名成立。其中,被告人莫某单独贩卖甲基苯丙胺55克、氯胺酮1000克,被告人莫某伙同被告人吕某贩卖、运输甲基苯丙胺98.99克、氯胺酮3994.27克,甲基苯丙胺、氯胺酮和咖啡因混合液态毒品4.72克,4-甲氧基-甲基苯丙胺的固态混合毒品0.31克。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莫某系毒品提供者、受益者,在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吕某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鉴于其系初犯,且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应从轻、减轻处罚。

被告人莫某贩卖、运输毒品的事实,有物证、书证、证人证言及同案被告人供述等相互印证,所证明的内容客观真实,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被告人莫某及其辩护人提出没有查获实物毒品故不存在犯罪及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构成犯罪的辩护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的规定,并不能得出应当排除不出庭证人证言的结论,故被告人莫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证人未出庭,其证言不可采信的理由不能成立。被告人莫某及其辩护人还提出仅有吕某的供述,不能认定从莫某所驾驶的小轿车上查获的毒品系莫某交给吕带来贩卖之观点,经查,被告人莫某在羁押期间,曾多次向被告人吕某写纸条,要求吕不要供出毒品来源,而本案证人王某健、陈某清的证言则证实,多次向他们提供毒品的人系被告人莫某,故认为毒品与莫某无关等理由不能成立。被告人莫某为了贩卖、运输毒品的便利而多次驾车往来于广东和海南之间,证人王某健、陈某清明知被告人莫某开车进行贩毒而仍租借琼AHB638的小轿车给莫某使用,该车应作为作案工具被没收,被告人莫某的辩护人提出退还该车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人吕某及其辩护人提出,吕某系被人利用,并无贩毒故意,不成立贩卖毒品罪,仅成立运输毒品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吕某的供述清楚地表明,其在第一次携带莫某所托付的东西到海南时,就已意识到是毒品而仍然按照莫某的安排带到琼海进行交易,其主观系明知而非受蒙蔽或被利用,且客观上吕某不仅按照莫某的指示向证人陈某清交接了毒品,还收取了证人王某健交来的毒资,因此,无贩毒故意的辩护理由不能成立,但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吕某系从犯,认罪态度较好,请求从轻处罚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七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印发〈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莫某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扣押在案的被告人莫某的银行账户内的财产及现金作为个人财产予以没收并上缴国库)。

二、被告人吕某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月1日起至2027年12月31日止)。

三、扣押在案的全部毒品予以没收;随案移送的马自达小轿车一辆(琼AHB638)、手机等作为作案工具予以没收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张奇志

审 判 员  吴德金

代理审判员  胡丽珠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邹 铭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款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五十七条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的时候,应当把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改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第五十九条没收财产是没收犯罪分子个人所有财产的一部或者全部。没收全部财产的,应当对犯罪分子个人及其扶养的家属保留必需的生活费用。

在判处没收财产的时候,不得没收属于犯罪分子家属所有或者应有的财产。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三百四十七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

(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

(四)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

(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

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印发《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公通字(2007)84号)

关于办理氯胺酮等毒品案件定罪量刑标准问题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下列毒品,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其他毒品数量大”:

1.二亚甲基双氧安非他明(MDMA)等苯丙胺类毒品(甲基苯丙胺除外)100克以上;

2.氯胺酮、美沙酮1千克以上;

3.三唑仑、安眠酮50千克以上;

4.氯氮卓、艾司唑仑、地西泮、溴西泮500千克以上;

5.上述毒品以外的其他毒品数量大的。